令人心忧的泄密漏洞

2010-9-2 17:38:44
  当今,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国际竞争日益激烈,和平的水面下暗潮涌动,境外各种势力出于种种目的,千方百计地窃取我党和国家的秘密。然而,我们的一些单位和平麻痹思想在一定程度、一定范围内仍旧存在,保密观念淡薄;一些部门对涉密文件、涉密人员保密管理不到位,疏于防范。去年,发生在某省的一起退休干部(被判间谍罪)被境外间谍机构策反,利用我内部人员非法获取秘密文件的案件,再次为要害部门、部位的保密工作,特别是重点涉密人员的管理敲响了警钟。
  不久前,记者采访了在这起案件中被沦为间谍的退休干部提供文件的几名当事人。他们的行为,暴露出了当前保密管理工作中存在的诸多问题。间谍为了钱出卖良心、背叛祖国,而几位当事人又是为了什么将国家秘密拱手相送,却没有一人警觉?通过此案,让我们看到了如今在一些涉密单位,其内部人员保密意识淡薄、保密管理松懈,到了多么严重的地步,引人深思、令人忧虑。
  于香:女,三十多岁,某市国家机关档案员,曾与此案中沦为间谍的退休干部为邻。间谍借与于香丈夫合伙做生意设下圈套,使其夫欠下债务。此人以要钱为名,多次到于办公室,以种种理由借走文件回家拍照。二年间,于共向其提供涉密文件二十几份。于香因过失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记者面前的于香满是悔恨,想到自己的行为给国家带来了损失,使自己获罪,禁不住泪水盈眶,她说:他是老领导,老党员,我觉得他那么大岁数,总是说他的孩子也都是军人,他妹妹也是军官,他爸爸也是老干部,他妈妈也在市干休所住着,我就觉得他们家这种情况,我没想过别的,现在这个年代我没有那么高的警惕性,给国家造成了损失,为此我很痛心。
  史俊:男,四十出头,某市国有公司副经理,曾与此案中沦为间谍的退休干部同在此公司工作。前后提供给间谍四十几份文件,其中涉密文件三十几份。想起自己被“老领导”利用,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史俊后悔的心情溢于言表,他说:他来了以后,有时候就提出有没有一些学习资料,还有什么文件看看,学习学习,了解了解形势。他过去是领导,处级干部,另外,一个老同志,想学习学习也挺正常,还有他过去在报社当过社长,社会治理办公室当过主任,当过记者……我想这很正常,所以没想那么多。由于个人对保密工作意识薄弱,缺乏警惕,犯下大错,我很后悔。
  相信这些忏悔是发自真心的,但却无法让人接受如此苍白的理由。因为“他”有光荣的家史、因为“他”曾经是领导、因为“他”要学习就可以将涉密文件拱手相送了吗?于香和史俊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涉密文件保密管理的最基本要求。在一些人眼中,给老领导、已离开涉密岗位的同事、亲人、朋友等看涉密文件,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其中有亲情、有友情,有炫耀,也有碍于面子不能拒绝的心理。此案中,无关人员编个借口便得到涉密文件,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保密意识在一些涉密人员心中淡薄到了何种程度,更看到了保密管理在某些单位薄弱到了何种程度。
  回忆起提供文件的往事,于香低下了头,她说:他来要钱的时候,不说要钱,只说随便过来看看。他借文件都说是要涨工资,恢复工作这些事,看看有什么新精神没有,领导讲话什么的,他就要拿回去看。有的时候他就说看不清,字小,眼花没戴眼镜,拿回去看行不行,就这样拿走了文件。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也许是因为有经济上的把柄在间谍手上,于香不想得罪“他”,因此满足了其阅读涉密文件,进而拿回家看的无理要求。也许是因为她的保密意识太薄弱了,一个机关档案员竟如此轻易地借出涉密文件,且无人检查、无人知晓。“他”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几次三番带走涉密文件。“他”在交待从于处“借阅”文件情况时说:“我每次去很随便,她打开文件柜,我在文件柜里挑,只要是带密级的我都借”。对于涉密文件的管理,国家保密局多年前就已有了明确的规定。从文件的收录登记、阅读范围、阅读时限,到复制、收回、销毁,规定具体详细。此案发生地所属省份的《秘密文件资料管理规定》就明确规定:“秘密文件资料的阅办应履行登记、签字手续。秘密文件资料管理人员要及时进行催阅、催还,并妥善保管”。然而,制度在有些人的手下变成了一纸空文,在工作中得不到落实。这是人的问题,也是管理的问题。试问,如果真有窃密者在他们身边,他们能及时发现吗?
  高任:女,四十多岁,A市人大工委秘书科长,是此案中沦为间谍的退休干部的小学同学、大学校友。她先后提供给间谍6份文件,其中涉密文件4份。身边的人是间谍,让高任难以接受,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说道:他来说是要写个东西,想参考个材料,从我这里看看文件,我说你看什么文件,他说你把收文登记拿来给我看看,他从我手里看了以后,他说这个,这个,翻了翻说这个,拿这些文件参考参考,文件拿出来以后,他说要拿回去看看,我就拿大牛皮纸口袋给他装好,让他拿走了。
  看了这段话不禁让人心痛。作为重点涉密人员的秘书科长,可以说高任对涉密文件是有一定的“特权”的。“他”盯上她,正是看中了她身处要害部门,是重点涉密人员。但问题是为什么她会帮着“他”装文件?身处此位,相信高任是受过保密教育的,应该知道文件,特别是涉密文件如何管理,却为何一丝防备、一点警惕也没有,任由"他"在收文登记本中挑文件。据了解,此案涉及的众多涉密人员,无一例外听过保密课,但他们保密意识淡薄、不遵守保密规定的事实却让我们难以接受。无怪乎“他”自己都承认:我经常去弄文件,文件也很好弄……为什么要跟他们要呢?就是好要。
  面对记者,史俊说出了心里话:(给他看文件)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过去他在正常工作期间,上级文件一直可以阅看,所以有时他来了,提出来看看(涉密文件),我们有,就会给他看。
  文件是应该传阅,但对涉密文件则要严格控制传阅范围,只有那些因工作需要而需阅读的涉密人员;才能阅看。不控制知悉范围,就谈不到保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办法》第二十条规定:接触国家秘密事项的人员或者机关、单位的范围,由确定密级的机关、单位限定。接触范围内的机关、单位,由其主管领导人限定本机关、单位内的具体接触范围。近些年各地各部门普遍制定了各种保密规定。其中,阅办国家秘密事项应严格控制知悉范围,阅办国家秘密事项应在机关办公室内进行,不得将秘密文件、资料带回家或自行传阅等规定字字清晰。但是为什么就有人员和单位做不到呢?希望此案如一面镜子,帮助更多单位照出管理上的漏洞。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但对保密工作来说补牢则应在亡羊之前,只有想在前面、做在前面,我们的工作才有价值,才有意义。
  直到最后,高任禁不住还在感叹:没想到我身边就有间谍,更没想到我的同学是个间谍。
  想来这应该是几位当事人共同的心声。和平的年代、安定的生活,正如于香所说“现在这个年代我没有那么高的警惕性”。但是,事实证明了他们认识的错误。世界并不太平。利益的分争、竞争的加剧,境外各种势力正一刻不停地关注着我们,特别是保密要害部门、部位及其涉密人员,只要一有机会,“魔掌”就会伸过来。因此,作为涉密人员,请务必做到:提高警惕、加强自身保密意识,居安思危、强化部门内部保密管理,此举刻不容缓。
  
  
打印本页】【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