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子忘保密,麻痹酿大错

2010-9-2 17:38:12
  我国有一个家喻户晓的成语“坐井观天”,比喻目光短浅。在2003年1月6日发生的一起泄露国家秘密案件中,主要责任人张迪青就是这样一个目光短浅的人,为了使因打架斗殴被海南某大学勒令退学的儿子张涛,得到学校的从轻处分,将非法获取的中央和省委两份秘密级文件,通过毫无保密措施的普通传真,传输到儿子就读的海南某大学,泄露了国家秘密,他本人也因此受到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
  不明传真惊四邻
  2003年1月6日约16时,海南某大学行政办公室处于“自动”状态的普通传真机“咔”、“咔”作响,坐在办公室的校勤人员王英告诉在座的校纪检办的乌心平和校长办的周秋华:“有传真。”大家都像往常一样,正常工作。等了大约几十分钟后,周秋华拿起传真件看了又看,觉得不对头。那是两份机密级文件,共31页,每份第一页左上角印着醒目的“机密”两字,文件上有“县委统战部”手写字样。事不宜迟,周秋华立即将传真件送给校统战部副部长林少敏,林少敏又交给校组织部部长丁赛珠。两位部长拿着传真文件非常惊奇,机密级文件为什么用传真机明传来学校呢?传真件上无发件和收件人的姓名、传真号码,传真件是从哪里传来,又传给谁收呢?一个个疑团在两位部长的脑海里浮现。想到文件中的内容一旦泄露出去,对于境内外敌对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活动比较猖獗的我国边陲地区造成的极大危害,两位部长感到问题比较严重,立即向校党委书记赵康太作了汇报。赵书记认为,这是一起泄露国家秘密事件,指示校党办主任、校保密委副主任范明妥善保管好传真文件,同时迅速将情况向省有关部门报告。
  初步圈定泄密人
  1月8日,海南省保密、安全部门接到报案后,迅速成立专案组。专案组认真分析了案情:从某大学行政办公室传真机自动传来中央和某省两份机密级文件,没有事先约定,没有来电说明,没有发件人和收件人姓名,也没有人员来认领传真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专案组的同志检查了传真机储存的传真号码记录。因传真机只能储存15个传真号码,1月6日的传真号码记录已自动消除,通过查传真机的储存记录已无法查出传真文件来自何方。分析传真文件的具体内容,大致可以确定两份传真文件内容都涉及边疆某省的情况,因此,可以肯定是从边疆某省传来的,又必定与海南某大学有联系。办案人员与海南某大学有关部门领导分析情况,排查问题后,聚集点锁定在就读于海南某大学的边疆籍的学生张涛身上。
  2002年11月24日,在海南某大学就读的边疆某省籍的张涛与几名同学闹矛盾,张涛大打出手,拿刀子刺伤了同学。这宗打架事件在学校里掀起不小的风波。班干部和同学找上门,班主任找上门,院校领导找上门,规劝张涛正确认识自己的错误,作出深刻反省,并向被打同学赔礼道歉。惯于争强好胜、自以为是的张涛不听劝告,没有半点悔改之意。12月20日,校党委基于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张涛作出勒令退学的处分。
  海南某大学党委对张涛作出勒令退学处分决定后,张涛的父亲张迪青多次通过电话,请求学校领导按照中央有关边疆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对儿子张涛从轻处分,保留儿子的学籍。同时,提出复议申请,表示愿意尽快向学校提供中央关于照顾边疆少数民族政策的文件依据。
  2003年1月10日,校领导找张涛作试探性谈话。张涛说,他父亲来电话说,1月6日已将两份文件传真到校行政办。张涛又打电话与张迪青联系,证实了传真文件的情况。
  1月15日,专案组抵达边疆某省。在当地有关部门的配合支持下,专案组对1月份从当地打往海南省的电话进行排查,发现某县某打字复印科技服务部的传真电话,曾于1月6日向海南某大学行政办的传真电话发过传真,与海南某大学收到“机密”文件传真的时间相符。由此,办案人员基本确定两份机密文件传真是张涛的父亲张迪青所为。
  救子心切忘保密
  孩子是父母的希望。在我国西部地区,经济还欠发达,文化比较落后,一个家庭能够培养出一个大学生来,可想而知,张迪青在教育孩子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他为争气的儿子而自豪和骄傲。当儿子将自己被学校勒令退学的消息告诉他的时候,这无疑给了做父亲的张迪青当头一棒。他感到希望破灭了。父亲帮儿子天各一方,鞭长莫及,万分焦急。几天来,张迪青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人常说急中生智。张迪青在心急火燎之时,想起了国家照顾少数民族的政策。几年前,县林业局一位副局长,曾引用中央有关文件规定,成功请求南方某大学录取儿子入学。中央和省委的有关文件,都有照顾少数民族的规定。想到这儿,处于绝望之中的张迪青又有了绝处逢生的喜悦。这是能够拯救儿子的唯一稻草。
  1月6日上午,张迪青找到了小时候一起玩大,又是小学、中学的同学,现任某委某部副部长的潘卫东。在潘的办公室里,张迪青简单寒暄后,说明原委,请潘帮忙提供中央和省委的有关文件。老同学的要求难坏了老同学。因为机密文件有一定的知悉范围,有严格的借阅手续,不该看的不准看,张迪青显然不属于这两份文件知悉范围之内。一番思索后,感情在与原则的较量中占了上风:在自己的权力范围之内,又是举手之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给老同学送个人情,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到这儿,潘卫东打电话给县统战部的秘书江伟,请江伟找来张迪青所要的两份文件。老领导发了话,以服从为天职的江伟,立即找到文件呈送给潘卫东。潘亲手交给张迪青,并交代只能在办公室阅看,不得带走或复印,随后去其他办公室办事了。张迪青阅看文件的目的是救儿子。张迪青明白,即使自己把文件背得滚瓜烂熟,全文背诵给学校的领导听,也起不了作用,口说无凭。要救儿子,就要让学校的领导看到文件规定,按照文件有关规定,减轻对儿子张涛的处分。趁着潘卫东离开办公室的功夫,张迪青带着两份文件到街道市场上的“打字复印科技部”缩小复印,然后迅速赶回。等到潘回到办公室,张迪青将文件原件“完壁归赵”。而潘卫东还蒙在鼓里呢!
  1月6日上午,张迪青去复印文件的那一间打字复印科技服务部,将复印的文件传真到海南某大学。张迪青在这时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孩子有救了。”
  自食其果悔莫及
  自己种的苦果总要自己吞下。日复一日,张迪青在恍惚和惶恐之中度过,盼望儿子张涛尽快传回好消息,得到学校的宽恕,不被学校开除学籍,然而,等来的却是有关部门对他的审查。在他将文件传真到海南某大学的13天之后,也就是1月19日,海南省和当地市、县有关部门传唤了张迪青。张迪青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并将存放在办公室和家中的文件复印件和缩印件交给办案人员。
  案件主要责任人张迪青和主要涉案人潘卫东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和泄露国家秘密罪,但其犯罪动机单一,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且在审查过程中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决定对张迪青处以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对潘卫东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一般涉案人员江伟,未能遵守有关规定和坚持原则,被行政警告。
  这一事件再次提示人们:时刻绷紧保密这根弦!现在,有关保密规定不可谓不细,要求不可谓不严,教育不可谓不勤,强调不可谓不多,但仍有不少人对保密工作缺乏足够的认识,个别人甚至不把保密当回事,许多保密制度都成了摆设,说一套,做一套。张迪青泄密案恰恰暴露出我们日常生活工作中存在的保密管理问题。
  
  
打印本页】【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