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河池网!
 首页 | 河池日报 | 河池视屏报 | 河池手机报 | 网络问政 | 河池论坛 | 河池网视 | 河池生活 | 电子画册 | 广西书法网 | 广告价目
河池网
   新闻  -  专题  -  民声  -  歌圩  -  租房·出售·楼盘  -  求购·出售  -  订报热线  -  手机版:wap.hcwang.cn

丰子恺和《宜山遇炸记》

2011-11-9 11:48:17  来源:本站  编辑:本站  阅读数:  网友评论:
  ●昊天
  1939年4月8日,傍晚,夕阳染红了西边的山头,像血一样眩人眼目。一辆车子缓缓地从柳州方向驶近宜山县城。突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凄厉地在宜山县城的上空响起,天边同时响起沉闷却震耳欲聋的噪音。城里,防空警报声,哨子声,惊恐万状的哭喊声,奔跑声……我们后来常在电影里看到的敌机轰炸平民百姓的场景都一一地在1939年这个初夏的宜山县城出现。
  这辆准备进入宜山县城的车子逼不得已停在了公路边。这时,从车上下来了一位四十来岁文质彬彬的男子,面对低空掠过的日本“零式”轰炸机,这位男子镇定自若,但见他抬起头,看了几眼几乎在头皮上飞过的敌机,眼里满是蔑视神色。几个小时之后,这位男子和宜山的居民一起躲在防空洞里,人们才知道,这位男子就是中外名闻遐迩的散文家、漫画家和艺术教育家,浙江大学教授丰子恺,浙江省崇德县(今桐乡县)人。
  这一年,丰子恺41岁。
  他是受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之邀到宜山来的。
  1939年4月5日,丰子恺当时流亡到广西桂林两江(李宗仁的家乡),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闻讯后,立即派专车前去接他,丰子恺全家11口,立即搭乘浙江大学派去的专车,经阳朔、荔浦、柳州于4月8日到达宜山,可是当天傍晚,车子尚未进入宜山县城,宜山县城就遭到日本飞机的轰炸。
  紧急警报尚未解除,丰子恺的车子在轰炸声中沿来路返回又开到离县城4公里的峡口悬岩下停下。这里是县城南郊,算是一个安全地带,一家人就在这里暂时躲避。这时丰子恺遥望宜山县城,在暮色深沉中,宜山县城给他深刻的印象,正如他日后所著《教师日记》所记:“宜城虽小,而屋宇稠密正卧于山脚之下,静待敌机之来袭,仿佛赤子仰卧地上,静待虎狼之来食也,人间何世,有此景象?念之怒发冲冠……”
  警报解除后,车子进入宜山县城内,直驶西门。当时,有名的出版社---“开明书店”宜山分店就在西门,丰子恺早就是“开明书店”的特邀编辑。丰子恺当时考虑浙大刚搬到宜山,作为一所外省搬来的学校,住房肯定很紧张,为了减轻学校的负担,丰子恺从两江出发之前,就和开明书店宜山分店负责人约好,租书店楼上的两间房居住。
  车子刚在辅着石板的狭窄的街上困难地行驶,刚到十字街(即现今宜州市和平路与城中中路交叉处、宜州市委门前),警报又一次响起,惊恐未定的人们,又纷纷涌上大街向县郊逃命。蜂拥的人群堵住了车子前行的道路,车子没法行驶了,丰子恺一家人只好下车,跟着宜山县城逃警报的人群一起,逃出北门门洞,走下龙江河码头,渡过龙江上的浮桥,躲进对岸的一个岩洞里。挤满这个小小山洞的老百姓,看见这口音不同,服饰各异的一家子,热情相问,才知道是浙江大学初来乍到的老师,就纷纷同他握手致谢 慰问,同他寒暄,丰子恺也趁此机会,也向宜山人民宣传抗日必胜,投降即亡国的道理,就是这样,他与宜山人民种下深厚的情谊。
  到了傍晚6点钟,警报解除了,丰子恺才赶到西门。竺可桢已经派人在那里等候,并把丰子恺的老母亲、妻子、年幼的孩子接到龙岗园(现今宜州市内燃机厂院内)暂住。这“龙岗园”是借宜山当地士绅的房屋的。这里风景优美,环境雅静,比较适合丰子恺的趣味。宜山老人们对丰子恺居所情景至今记忆犹新,仍充满向往羡慕之情。丰子恺居所十分素雅洁净,全是用竹制的家具,没有一点多余的用具,并辅以灰白的土布。这样的家居布置与龙岗园奇石繁树的景趣相映成辉,再加上丰子恺淡雅素静的个性,成为当年宜山的一种文化趣味的象征。
  丰子恺一生好静,但时逢战乱,颠簸流离是常有的事。宜山虽算偏僻,更难远离战乱。但怎么说总算能在这地方安定下来教书、写作,更为重要的是一家人都能够在一起生活,这对于丰子恺来说,是一种难得的境遇,他感到十分满足。丰子恺当时担任两门功课,一门是教育系“艺术教育”,另一门功课是中文系“艺术欣赏”,这两门课的讲义,后来作为单篇论文,收在1992年出版的《丰子恺文集·艺术卷四》里面,这也能见到宜山人民对他讲学的支持,可见他这段生活的一斑。
  除了讲课之外,他在宜山潜心著作,写了半部《教师日记》;另有根据在宜山生活的感受,写了《宜山遇炸记》、《防空洞所闻》等散文10多篇详细描述宜山的民风民情。其中,《宜山遇炸记》记述1939年夏天,宜山县城被日本鬼子的飞机轰炸的惨状,首先写了突然遭遇日本鬼子飞机的狂轰乱炸,让人心惊肉跳。倍感委屈之余,作者想出一种巧妙躲避空袭的方法:“次日,我有办法了。吃过早饭,约了家里几个同志,携带着书物及点心,自动入山,走到四里外的九龙岩,坐在那大岩洞口读书。 逍遥一天,傍晚回家。我根本不知道有无警报了……”由此可见丰子恺乐观的入世态度。这一点在他的后人丰宁欣的嘴里可以得到认证,丰宁欣说过:“浙大迁到宜山后,我父亲也在宜山任教。那时候,几乎天天有空袭警报,课也很难上。”丰宁欣说,有一次大家躲在野一个V型的岩石中,不想敌机故意将炸弹投在郊外,V型岩石刚好成为敌人目标。但数枚炸弹都未命中,以至于丰子恺认为这V字就是1945年最后胜利的象征。丰子恺还专门写了一篇《日本空军近视眼》,来嘲笑日军并鼓励抗战的国人。
  丰子恺的乐观来源于对中华民族的力量的深刻理解。他深信中华民族的优越是不可能被战争所淹灭的。1939年,丰子恺在宜山浙大讲演《中国文化之优越》,首先就强调中国文化的优越性,希以此来激励青年的爱国热情和抗战的决心。在演讲的最后,丰子恺又对青年大学生们提出了自己的希望:“诸君是中国最高学府之学生,不久的将来的中国的向导者。发扬文化之责,端在诸君肩上。务请努力保住中国灵魂,以提倡物质文明及发扬固有之精神文明为己任。这才不愧为一个堂堂的中国大学生。”演讲完毕,丰子恺向学生们深深鞠了一躬。此时的丰子恺或许从这些大学生身上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希 望在他们的身上保留住“中国的灵魂”,只要这个灵魂不灭,中国就永远有希望,文化薪火相传,这或许就是丰子恺于抗战时期的信念。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
  网络问政
  河池民声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