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网
      首页 | 学习贯彻动态 | 权威解读 | 媒体评论 | 河池文化品牌 | 河池文化名人
   首页 >> 河池文化名人 >> 正文
聂震宁:读书改变命运


2011-11-9 16:02:58  来源:本站  编辑:本站  阅读数:

        2010年11月11日,在宜州一中4000多名师生的注视下,聂震宁揭下盖在冯京雕像上的红布,红布飘下的一刹那,两个相隔千年的宜州读书人,定格在记者的镜头里。宜州一中现任校长黄立平告诉记者,安排聂震宁为冯京雕像揭幕“纯属巧合”。但是,回到宜州,回到阔别近40年的校园,除了拜访昔日老师同学,聂震宁的行程,无不围绕着“读书”而进行:代表中国出版集团向宜州一中图书馆捐赠图书25106册,还做了简短而充满激情的演讲,回顾自己在母校读书的经历,呼吁大家“好读书,读好书,读书好”。接受记者采访时,聂震宁所谈的,大多也是与“读书”有关的故事。
  优雅的母亲将他引上读书之路
  聂震宁自述,他的阅读启蒙来源于母亲。因为父亲早逝,母亲独自一人承担着做父亲和母亲的双重责任,对子女的管教比较严厉,聂震宁的一举一动,深受母亲的影响。上世纪60年代初,母亲经常从宜山县(现宜州市)图书馆借书回家,晚上倚着床头读书。在聂震宁的回忆中,倚床而读是母亲最优雅的时刻。母亲放下书的时候,聂震宁就拾起她的书来读。他因此认识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丰碑式的人物,如鲁迅、茅盾、老舍、郭沫若、叶圣陶,还有张恨水等。但是,很多书还没来得及读到结局,就被母亲还了。年幼的聂震宁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自己也有一份借书证,能从容地把一本书从头读到尾。这个愿望在他进入宜州一中读初一时得以实现,“那种满足感,现在已经很难体会到了。”聂震宁一声感叹,再次印证古人“书非借不能读也”的结论。
  刚读完初中,“文革”爆发,学校停课,图书馆也关了门。百无聊赖之下,有同学撬开学校图书室的窗户,爬进去偷书看,聂震宁也偷偷跟着钻进去,一头跌进书的世界。在书堆里任意翻找,挑上几本,便把报纸铺在地上,躺在上面看书。“那种阅读比较零乱,一本还没读透,就拿起另一本来翻,可见那时候的浮躁。”其实聂震宁自责的“浮躁”的现象,在如今“海量信息”的社会,比比皆是。不久之后,聂震宁下乡插队,在乡下没有什么书可读。好在一个同学家里收藏了一些书,聂震宁经常拿书到知青点,跟同学们分享,他的阅读才得以延续,他因此倍加珍惜阅读的机会。聂震宁一向主张“有体系地阅读”、“把一本书读透”,可能与这段经历有关。
  笑谈人生中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聂震宁的简历显示,1969年他赴宜山县农村插队务农后,到宜山县师范学校学习,后历任县文化局创作员,河池地区(现河池市)文化局创作员,鲁迅文学院第八期学员,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学员,漓江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社长、总编辑、副编审,广西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编审,中国出版集团总裁。他笑着说,他走上每个一岗位,都充满了偶然性。
  “下乡插队时,可以选择留在农村,可以选择去工厂,也可以选择去学校继续学习,最后我选择去师范学校读书。”虽然当农民或者当工人立即就有收入,但很难想象,农民聂震宁或者工人聂震宁是什么样子。他说当初意向并不十分清晰。只是学校图书馆里的书籍,像块磁石一样吸引着他,促使他选择去当一名没有工资收入的学生,将自己的阅读延续下去。
  阅读之余,聂震宁开始尝试文学创作。师范毕业后,按分配方向,聂震宁应该去某所学校教书,但是一纸通知却让他走上与同学们不同的道路——县文化局专职创作员。事后,聂震宁才知道,在讨论分配时,有位县领导读过他在学校写的一些作品,印象深刻,觉得如果把这孩子送去教书有点“浪费”,提议分去搞创作,这得到其他人的认同。“如果我去教书,应该也是一个不错的老师,但我的爱好是阅读与写作,创作员这个岗位,给了我一个宽裕的阅读时间和空间,这是我一生事业一个很好的起点。”后来,河池地区文化局创办《金城》杂志,相中了他,又把他调了过去。
  从创作“跨界”到出版领域,也充满了偶然性。“听说是领导想在作家中寻找一位编辑,编辑一系列丛书,我正好符合这一条件,于是就去了漓江出版社。”聂震宁说,他就是这样,从读书人,变成写书人,继而变成出书人,一个偶然接着一个偶然,一直走到中国出版集团总裁的岗位。
  对于人生中的必然,聂震宁总结了三个因素,即母亲的熏陶,自己对阅读的酷爱,伯乐的赏识。一个把读书作为一生至爱的人,不管如何“偶然”,终身与书相伴的确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网络信息时代更应静心读书
  目前全国范围国民读书现状不尽如人意,人均阅读量在总体上呈下降趋势,阅读习惯也发生了显著变化,由持续、深入的阅读逐渐向即兴、浅层的阅读发展,出现对文化知识“快餐式消费”的现象。“倡导全民读书,其实是倡导一种健康的阅读习惯。”聂震宁说,在海量信息面前,人们目不暇接,无从选择,距离“读透”一本书的目标越来越远。
  读书如饮食。在粮食贫乏的年代,人们千方百计弄到一点食物,必是细嚼慢咽,以图充分吸收养分。步入好光景后,不免大快朵颐,胡吃海喝,导致营养过剩,甚至多病缠身。但是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看到胡吃海喝的弊病后,势必回到细嚼慢咽的路子上来。食物能维持一个人的生命,阅读却能塑造一个人甚至一个民族的心灵。面对海量网络信息无从选择的人,将成为知识结构模糊、不懂得享受阅读乐趣的“网络时代文盲”。
  聂震宁认为,网络的出现,是阅读的新载体,而不应该是阅读的障碍。何去何从,这取决于读者是否有一个健康的阅读习惯。一本好书,表达的是作者和编者的思想,不静下心来整体阅读,很难体会到其中的思想精髓。非宁静无以致远,浮光掠影的快餐式阅读,或许能获得一时的快感,却永远无法体会阅读的乐趣。从结绳记事到如今的电子书,人类思想的载体无时不在发展,不管载体如何变化,只要能保持宁静的心态去阅读,就能触摸到文字承载的思想灵魂。
  如今,聂震宁的阅读时间分成两部分,一是为了书籍编辑出版和经营管理需要的研读、审读以及浏览相关书籍,这是为工作而读的书,放在上班时间完成。而清晨、睡前、旅途中,则是他因个人喜好而读书的时间,不管事务多么繁冗,他都不肯将自己的阅读时间“出让”。
  聂震宁小时候渴望着拥有一张自己的借书证,如今,他则奢望着“秉烛夜读”,一个人静静地在灯下读书,不受打扰。此刻的阅读,或许已经与改变命运无关。 (记者 韦学铖 文/图)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2010477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