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河池网!
 首页 | 河池日报 | 网络问政 | 河池论坛 | 河池网视 | 电子画册 | 广西书法 | 广告价目
河池网
   新闻  -  专题  -  订报热线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凡一平:送给河池青年作家“三千万”

2018-12-7 8:28:52  来源:河池日报  编辑:韦婕  阅读数:  网友评论:

  河池的青年作家们:
  
  大家好!
  
  今天坐在这个会场,我感到十分的高兴,还有些许的伤感。我曾经有一段时间一度担心我们河池的文学青黄不接,河池是不是只有我跟红日、东西、李约热这些老作家在写作。
  
  但今天,坐在这里我的担心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今天看到我们河池的青年作家阵容这么强大,而且那么全面,诗歌、小说、散文人才储备非常充足,看到我们河池的军团在红日主席这十多年来的领导下蒸蒸日上,后继有人,薪火得到很好的传承,我感到特别的高兴。
  
  这次青创会,是继全国青创会和广西青创会之后,河池是目前唯一召开青创会的地级市。可以说,我们河池对文学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别的地市级。虽然河池的经济在广西处在落后的地位,但是我们河池的文学在未来若干年中肯定保持在广西第一,这是毫无疑问的。
  
  为什么说有些许伤感呢?那是因为我老了,我不可能再以青年作家的身份出现在各种场合。我想想,将近三十年前,我参加过全国的青创会,那时候广西只有五个人参加,我很荣幸成为其中一员。二十三年前,我参加广西的青创会,我还在那次会上作为唯一的代表发言,那时候我还长发飘飘,烫着头发,很帅。那时候我作为一个青年作家,可以说是目空一切。但是经过二十多年以后,我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今天我有很多心得要跟大家交流,我记得那次广西青创会以后,东西的《没有语言的生活》才得了鲁迅文学奖。那时他才二十八岁。也是那次青创会以后,我才写出《寻枪》《理发师》,包括后来的若干部小说。所以青创会对人的影响力确实是非常大非常大,我相信这次青创会之后,我们河池的青年作家肯定会有你们的代表作——如果还没有代表作的话,应该就能够写出来。因为一个作家创作的黄金时代,实际上就是在二十多岁左右。田耳二十六岁获得鲁奖,目前还是鲁迅文学奖最年轻的获得者。当年曹禺写出《雷雨》的时候,也才二十四岁。巴金写出《家》《春》《秋》的时候也不到三十岁。
  
  大家不要认为还有时间。但也不是说那么绝对,像我的代表作就还没有写出来。像里尔克,他是我崇拜的一个诗人,他在二十八岁的时候,对自己的作品还不满意,实际上他那时候已经是蜚声海内外了。晚年的时候,他有一篇创作的心得,他说,一个作家要经历好多东西。等这些回忆变成我们的血液、颜色和资质的时候,那么你还要等待一个非常难得的美好的时刻,让他们生出头一句诗的头一个字来。
  
  所以我觉得写作不分年纪,一个作家的黄金时代如果只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现在我就不写作了。恰恰相反,我觉得我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到来。我这三年连续写了三部长篇小说,我最近的一部长篇小说刚刚写完,刚刚修改完毕。我认为我的代表作肯定就是近期这几部,这是我写得最好的。
  
  这些年来,我到处去讲课,每到一个地方,讲课的时候我都送给当地的文友们“三千万”。“三千万”指的不是钱,如果对大家有用的话,这“三千万”有时候比金钱更加弥足珍贵。面对我们河池的青年作家们,我也送给你们“三千万”。
  
  第一“千万”,千万要学会放弃。在你们这种年轻的时代跟你们说放弃好像为时尚早,或者好像没必要。但是我觉得真的很有必要。因为大家很多人现处在人生的选择阶段,既然有选择,就意味着有放弃。
  
  我到了这个年纪,深有体会。年轻时候,我们莽莽撞撞,好像每一个出现在你面前的人,每一件出现在你面前的事件,我们都去拥抱它,不去回避它,这样人生要么成功要么失败。你们现在是写作最好的年代,是爱恨交加的时候,爱和恨是我们写作最重要的资源,你们拥有。你们正处在所有的爱都存在的时候,也是写作最好的时候。
  
  那么走上写作的道路,或者选择写作道路的时候,真的要学会放弃。就像选择熊掌,你就得放弃鲜鱼。你选择繁华,就得放弃幽静。比如你向往都市生活,一定要从农村到城市去。你选择充实就得放弃休闲。选择和放弃就像双胞胎,如影随形。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获得而不愿失去。我们也往往用心于去做选择,而忽略了放弃。所以有时候执著是一种负担和伤害。默默地付出苦苦地等待,最后得到的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我觉得有时候这是愚蠢的行为。
  
  我很庆幸我的人生面临几次重大选择的时候,我做出了我认为正确的选择。我是坚定不移地选择了文学这条路。后来也没错,但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我调到南宁做编辑时,工作繁忙但也乐在其中,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文学还是受追捧的,编辑还是很受人尊重。后来因为太穷了我就写电影剧本,把笔头都写坏了,生活才得到了改善,也买得起车买得起房啦。有一天我突然想,我就这样长此以往挣着钱,有意思吗?我反思自己。后来我想想,我的本质上还是一个小说家,我到底需要什么?我需要的是快乐。而只有写小说,才能给我带来快乐。当别人一集电视剧给我二十万的时候,我放弃了。所以这几年,我的小说产量又开始慢慢地恢复。当时我面临了两个选择,我选择了快乐,放弃了金钱。
  
  再说红日,红日走的弯路比我多。他是先到乡里面当书记,然后到政府办当主任,后来提拔到《河池日报》当副总编,后来又去了市文联,一直干到现在。虽然红日主席他放弃得晚一些,但是他后面拼命地追赶,现在赶上了我们,已经是国内非常著名的作家。李约热,他去了鲁院学习后就留在了北京,在报社、电视台工作,后来因为想要成为作家,他就回了广西,专职在家写作一年,写出《青牛》等成名作。东西也是,他为了自己的文学创作,换了好几份工作。他觉得只要我不舒服,我就换;只要对我文学造成不利影响的,我就换。所以,有时候你舍了,你想要的东西,它就自然而然地来。
  
  第二个“千万”,就是千万要坚持。你既然做出了人生的选择,就必须得放弃另外一种人生可能,并坚持你所选择的事业、工作。坚持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经常把诗人里尔克的一句诗作为我的座右铭,就是“挺住就是一切”。
  
  我和东西刚去南宁的时候,我们每天见不到面,就经常打电话,相互问你在干什么,写作。你呢?也在写作。打电话互相取暖、抱团。在坚持的过程中,确实会面临很多困难,忍受很多无法克服、但是你又得必须克服的苦难。比如首先,面临的就是贫困。我到南宁的时候,身上只有五十块钱,是我姐姐给我的。坚持,忍受贫困,然后还得忍受歧视,因为你贫困啊,我们自己顶得住,但是别人看不起你啊。你要慢慢去习惯这种因贫穷被歧视,甚至被羞辱的生活状况,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要豁达,要忍受孤独。
  
  第三个“千万”,千万要保重。我所谓的保重,是我们以后要抱团在一起,保重身体,保重自己的生命。这个生命包括肉体生命。我觉得相比于政治生命、艺术生命来说,肉体生命是最重要的。在肉体上要注意健康,在政治生命上要注意保护自己,要有正确的敏感性和把握,写作时才不会触碰红线,不会被人批判,被诟病。同时,要保重自己的艺术生命,因为你作品要保留下去,要永垂不朽,你的作品就要像人的头发一样,像莫言讲的那样,人死啦,埋在地下,你尸骨都腐烂了,最后剩下的是头发。我们的艺术作品也要像人的头发一样,在我们不在的时候,还能留下来。这是我们保重艺术生命的一个结果和效果。
  
  最后,我希望我们的青年作家们的作品要有自己的风格,做人也要有自己独立的品质,人格。今天我讲的“三千万”,这是一种人生的智慧,一个作家如果没有人生智慧,我认为他的小说写得也不会很好,文章也写不好。你对世态炎凉你不体察,不懂人情世故,情商不高,我觉得小说也写得不好。
  
  今天,我把这些心得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在未来的文学道路上少走点弯路,一路顺风,一路平安。
  
  凡一平,男,壮族,本名樊一平,1964年生于广西都安,广西文坛“新桂军”横空出世的代表作家之一。现供职于广西民族大学文学影视创作中心,被聘为广西民族大学编导专业方向兼职教授。先后毕业于河池师专中文系、复旦大学中文系。历任都安箐盛中学教师、都安县文化局创作员、都安县文化馆副馆长等职。1997年至1999年被聘为广西首期专业作家。现任广西作协副主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
  网络问政
  河池民声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网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