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河池网!
 首页 | 河池日报 | 网络问政 | 河池论坛 | 河池网视 | 电子画册 | 广西书法 | 广告价目
河池网
   新闻  -  专题  -  订报热线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陀螺飞旋 梦想飞舞

——白裤瑶打陀螺传承人何光斌的故事

2018-8-9 9:52:14  来源:河池日报  编辑:韦婕  阅读数:  网友评论:

  一个直径约15厘米的陀螺,在举过头顶的右手食指指尖上,飞快旋转,犹如一个自转的星球,划动着优美的光影,在天空中尽情奔放。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观众看得脖子都有些酸楚了,转动陀螺的白裤瑶汉子依然气定神闲,飞旋在指尖上的陀螺依然神采飞扬。
  
  这是记者于8月4日在南丹县里湖瑶族乡的一个白裤瑶村寨里采访何光斌时,他现场展示的画面。
  
  何光斌,白裤瑶打陀螺代表性传承人。因为能够把白裤瑶陀螺放到指尖上旋转,他把传承了千余年的陀螺技艺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因此被称为“指尖上的舞者”。

飞旋陀螺。

  
  白裤瑶陀螺的前世今生
  
  白裤瑶是瑶族的一个支系,男子因常年穿白裤而得名。这是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认定为民族文化保留最完整的一个民族,被称为“人类文明的活化石”。在远古时代,白裤瑶是一个狩猎的民族,他们用随手可得的棍棒、石块等,作为狩猎的工具,以打来的猎物供养子孙后代。在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历史长河中,白裤瑶许多生产生活方式,慢慢沉淀成为本民族独特的文化。
  
  陀螺就是其中之一。
  
  远古时候,对于那些能跑能飞的野兽,白裤瑶狩猎者发现用石头打击会比使用木棍或者其他工具效果更好,只要瞄准额头、眼睛等要害的部位,一块石头或者一颗石子就可以打下一只飞禽或者一只小动物。因此,为了练就“一击中的”“百步穿杨”的功夫,他们经常拿石头训练打击目标。
  
  村里的孩童见大人玩石头如此顺溜,觉得很好玩,于是也跟着玩了起来。
  
  石头由此从最初的狩猎工具演化成为白裤瑶孩童的玩具。石头也成为了白裤瑶陀螺的雏形。这一时期,正是白裤瑶陀螺发展的第一个阶段。
  
  孩童玩耍,安全第一。整天拿着石头打来打去,肯定不安全。而且,石头的韧性有限,打不了几下就都碎了。于是,白裤瑶先民们想到了木头,把木头锯成十公分高的一截,就这样既安全又耐用的木桩陀螺替代了石陀螺。

金鸡独立。

  
  白裤瑶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民族。当他们发现当初狩猎的工具变成可以娱乐和强身健体的工具时,进一步改良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他们发现木桩陀螺容易被击倒,而且趣味性单调,不利于孩童们的技能培训。于是,经过探索和实验,他们把木桩陀螺改成了旋转陀螺。现在人们看到的白裤瑶陀螺就是从那个时候改良而来。
  
  至此,白裤瑶陀螺完成了三个阶段的演变:从石头到木桩再到旋转陀螺。
  
  但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白裤瑶陀螺不管如何演变,却一直以一种不变的姿态,紧紧贴着地面,旋转着它们的身躯。
  
  他把陀螺“从地打到天”
  
  改变,出现在何光斌身上。
  
  何光斌和所有的白裤瑶同胞一样,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打陀螺。在没有其他现代化娱乐项目的年代,每天放学之后,叫上几个伙伴一起打陀螺,是何光斌小时候的生活常态。
  
  这个时期,何光斌玩的依然是地上的陀螺。
  
  和其他伙伴不同的是,何光斌是一个有梦想的男孩。打陀螺打出一身泥和一身汗的同时,他时常站在山沟沟里,手里拿着陀螺,仰望天空,梦想着什么时候能够走出大山,把白裤瑶的陀螺带到更为广阔的天地。生性聪慧的他,一边玩转陀螺一边奋发读书,先后考上师范学校和大学,毕业后毅然回乡,在里湖当上小学、中学教师。
  
  教书之余,何光斌的陀螺技术也已炉火纯青。不论是制作陀螺,还是玩陀螺,他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然而,何光斌的梦想不仅仅在于小我。他要把白裤瑶的陀螺文化带出大山,让更多的人了解白裤瑶,喜欢白裤瑶陀螺,喜欢白裤瑶文化。

手旋双塔。

  
  切入点何在?
  
  创新陀螺的表演方式,提升陀螺的表演难度。如果白裤瑶陀螺保持千年不变,那梦想就不可能实现。
  
  得改变,得创新。他这样想,也开始尝试。
  
  这一年是2008年。
  
  此时的何光斌并没有想到,他的这一些想法,不仅改变了白裤瑶陀螺的传统打法,更是让这一传承了千百年的民族传统竞技项目得到了真正的发扬光大,实现了颠覆性的改变。
  
  他把白裤瑶族陀螺“从地打到天”。
  
  改变源于一个念头。创新与实践却一步一个脚印。
  
  何光斌首先想到的是,把陀螺放到手心旋转。
  
  人的手掌有大有小,掌心有厚有薄。但是,方寸之间可以立足的陀螺应该可以在掌心上旋转。
  
  第一次,没有托住。
  
  第二次,还是没有站稳。
  
  第三次……
  
  记不得到了第几次,飞速旋转的陀螺终于在掌心稳稳地停留了几分钟。
  
  第一次把陀螺托离地面旋转取得成功,何光斌就像一个第一次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激动不已,兴奋不已。
  
  没有经历过奋斗的人,不知道成功的味道。没有经过努力的人,不知道收获的喜悦。何光斌跑出家门,对着天空大声叫喊:“成功啦。成功啦——”愉快的声音惊动了树上的鸟儿,引来村中的狗儿跟着狂吠。
  
  接下来的日子,何光斌又把陀螺放到脚面上、手腕上、额头上、下巴上、头顶上。凡是身上裸露能放的地方,他都可以让陀螺在上面旋转。
  
  这一切,何光斌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
  
  这个时候,在所有的白裤瑶同胞中,何光斌已是打陀螺的大师级人物。他的技艺无人能比,无人可超越。
  
  何光斌已算功成名就。
  
  然而,创新的脚步并没有就停止。
  
  在为游客表演的过程中,在阵阵掌声和惊叹声音过后,有人跟他说:“能不能有更高难度的表演?”
  
  更高的难度?何光斌一愣。
  
  更高的难度在哪里?何光斌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为了这个更高的难度,他日思夜想,食不安,睡不香。
  
  在这之前,他认为把陀螺放到头顶上旋转,已是最高的难度了。而他已做到。


  
  更高的难度在哪里呢?
  
  某天晚上,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何光斌打开了好久不碰的电视机,看看电视节目。电视正在播放顶碗的杂技表演。表演者用几根细小的杆子顶起几个小碗,而碗能够在细小的杆子顶端旋转不停。
  
  何光斌当时就灵感闪现:我何不把陀螺放到手指尖上旋转呢?
  
  “这个想法让我兴奋,同时也吓了我一大跳。”何光斌说,“杂技表演中的顶碗,那都是十年以上的功夫,也是杂技表演的顶尖项目,我能不能把陀螺放到指尖上旋转,当时没一点把握。”
  
  但是,何光斌是一个想到就去干的人,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白裤瑶汉子。
  
  一年后,何光斌就能够稳稳地把陀螺顶到指尖上表演了。
  
  每次表演这一看家本领的时候,何光斌都会先问观众:“大家知道人体最高的部位是什么吗?”
  
  观众都会回答:“头顶。”
  
  何光斌会说:“不是。人体最高的部位是手指尖。因为手指尖高高举起的时候,会远远地超过头顶。”
  
  然后,便表演陀螺在手指尖旋转。三秒钟、五十秒、一分钟……
  
  不仅如此,何光斌还把白裤瑶陀螺打出舞蹈的美和太极的刚柔相济。
  
  何光斌表演打陀螺,并不是简单地把陀螺放到脚面以及身体其他部位旋转,一套动作下来,绝对是美的展现。它会把绑着绳子的陀螺从身体的斜上方以优美的弧线高高地抛出去,脱离绳子的陀螺像鸟儿一样飞向天空,然后又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以同样优美的弧线由高而低地回到何光斌的手中。何光斌把陀螺稳稳地接到掌心,接着把整个手掌降至胯部前方,然后把手向内向后,以螺旋运动的形式慢慢旋起,身体不动,而手臂完成360度的螺旋旋转,掌心朝上,高高举过头顶,等整个手掌在头顶上方停稳之后,把掌心的陀螺一点点地往手指尖移动,最后让陀螺在手指尖上不停地旋转。
  
  这个过程,整套动作融入了舞蹈动作和太极动作,让观众看到他高超的打陀螺的技艺的同时,也观赏到了舞蹈和太极之美。
  
  因此,何光斌被称为“指尖上的舞者”。
  
  无私传艺当文化使者

何光斌跟他的学生。

  
  艰辛的付出,必有丰厚的回报。
  
  何光斌先后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少数民族运动会优秀运动员奖,表演项目技巧二等奖等等。多次被邀请参加各种大型活动。他的事迹多次被央视采访报道。最近10年来,先后进行近千场打陀螺表演。
  
  至此,何光斌最初的梦想可以说都实现了。
  
  但是,梦想一旦插上成功的翅膀,就会不停地飞翔。何光斌把白裤瑶民族文化发扬光大的情怀与愿望,随着打陀螺技法的日益精湛,便有了更宽的视野、更阔的胸怀、更大的志向。
  
  他要传承他的技艺,做一名白裤瑶文化使者。
  
  为了把这一好事做下去,在南丹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多年来,何光斌致力于白裤瑶打陀螺技艺的传承和发扬光大。2015年,他从学校教师岗位上改行到里湖瑶族乡文化站,目的就是能有更多的时间研究和传承陀螺文化。
  
  2017年,何光斌被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命名为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白裤瑶打陀螺”代表性传承人。之后,慕名前来学艺的人不停不断。有广西区内的,也有外省的。据了解,何光斌的徒弟在贵州省的就有近百名。他们从何光斌这里学到技艺之后,不仅回到当地进行表演,也收徒传艺。
  
  记者问何光斌:“你不怕他们抢了你的饭碗?”
  
  何光斌说:“不存在这个问题。打陀螺是白裤瑶的一种传统文化,学习的人越多,传播就会越广,这是好事。”
  
  在南丹,他传承的目标群体主要是中小学校的学生。

何光斌和游客互动。

  
  之前,何光斌曾经和有关部门到当地的各中小学校做过一个问卷调查,了解中小学生对白裤瑶族民族文化的诸多内容中,他们最喜欢哪一项。调查的结果显示,中小学生最喜欢也最愿意学的就是打陀螺。何光斌说:“政府和相关部门越来越重视民族文化的传承。然而,现在的年轻人和孩子们对民族文化的兴趣越来越淡,越来越陌生。这就形成了一个尴尬的现象,你想教,没人学。或者你教了,学的人不过是为了应付,并没有认真去学,也学不到真正的东西。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根据对象的爱好与兴趣确定传承的内容,这样才会收到良好的效果。”
  
  何光斌对于民族文化传承的这一观点,可谓说到了问题的核心。若干年来,针对孩子和年轻人的兴趣爱好,何光斌专注于把白裤瑶打陀螺技法传承给他们。通过进校园、收徒办班等多种形式,教年轻人和孩子们打陀螺。近几年来,他先后教过500多名学生,有的学生已上了大学,成为大学里白裤瑶打陀螺优秀的表演者和传播者。有的留在本地,和何光斌一起,为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表演打陀螺。
  
  “我的愿望或者打算,就是有机会的话,把白裤瑶陀螺做成一个产业链,有陀螺加工厂,有专业的表演团队,销售团队,把白裤瑶陀螺发展成为推动当地旅游业发展、带动当地老百姓发家致富的项目。”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何光斌说出了他的宏伟目标。
  
  这真是一个梦想不断的白裤瑶汉子,更是一个能够把梦想变成现实的白裤瑶民族文化传播使者。他这一生,注定就像陀螺一样,为白裤瑶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扬旋转不停。但愿他能借助陀螺的翅膀,让自己的梦想飞得更远更高。(河池日报记者 杨 合 王 卓 通讯员 韩开运 文/图 )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
  网络问政
  河池民声








网站简介 | 广告价目 | 网站投稿
Copyright 2007-2010 WWW.HC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发的河池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河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河池日报社河池网编辑部
桂ICP备07009207号   
网上报警